圖片
圖片
當前位置: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環保要聞 > 正文

砥礪七十載 大美中國夢——新中國成立以來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綜述

  2019-09-28 00:06:00

七十載上下求索,對于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時代思考,我們越發深邃;

七十載砥礪前行,對于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時代使命,我們勇于承擔。

七十年來,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中國的生態環境保護事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生態文明理念牢固樹立,生態環保事業快速發展,污染治理成效不斷顯現,生態環境質量持續好轉。

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戰略高度,把生態文明建設作為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重要內容,謀劃推進了一系列根本性、開創性、長遠性的工作,推動生態環境保護從認識到實踐發生歷史性、轉折性、全局性變化。

今日之中國,奔馳在高質量發展的征程上。沿著生態文明之路堅定走下去,一個天藍、地綠、水清的美麗中國,正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思想領航,描繪生態文明之路

在國家發展、民族復興的大棋盤中,生態文明的時代考卷,始終擺在中國面前。

七十年來,中國經濟列車快速飛奔,在取得巨大進步的同時,資源環境瓶頸約束凸顯。

發達國家幾百年的城鎮化、工業化進程,我國只用了短短的幾十年;發達國家幾百年間逐步出現的環境問題,我國在短期內陸續出現,并呈現復合型、壓縮型特點。

中國共產黨人在帶領各族群眾不斷推進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始終堅持探索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關系,探索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之道,不斷深化對生態環境保護和生態文明建設的規律性認識。

1972年,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通過《人類環境宣言》,提出“我們只有一個地球”。

1973年,中國給出了自己的回應。第一次全國環境保護會議審議通過《國務院關于保護和改善環境的若干規定》,成為我國生態環境保護事業的第一個里程碑。

1978年,全國人大五屆一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首次將“國家保護環境和自然資源,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寫入,為我國環境保護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1983年,第二次全國環境保護會議,將環境保護定為了基本國策。

1992年,中央9號文件發布“環境與發展十大對策”,將環境保護納入經濟發展中加以統籌考慮,明確指出走可持續發展道路是中國的必然選擇。

1996年,第四次全國環境保護會議提出,“保護環境的實質就是保護生產力,要堅持污染防治和生態保護并舉,全面推進環保工作”。

2006年,第六次全國環境保護大會提出,推動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加快實現“三個轉變”。

“十五”期間,黨中央提出了樹立科學發展觀的重大戰略思想。

……

2018年,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生態文明歷史性地寫入憲法。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遵循發展規律,順應人民期待,彰顯執政擔當,將生態文明建設置于更加重要的戰略位置。

無論考察調研,還是重要會議,無論是大江南北,還是關內塞外,習近平總書記每赴一地,幾乎都有對生態文明建設的深邃思考和明確要求。

“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要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把生態文明建設擺在全局工作的突出地位,構建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現代化建設新格局。

“既要金山銀山,也要綠水青山,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要堅持貫徹落實綠色發展理念,平衡和處理好發展與保護的關系,努力實現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協同共進。

“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決打好治污攻堅戰,提升人民群眾獲得感。

“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林和草。”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要從系統工程和全局角度尋求新的治理之道,按照生態系統的整體性,統籌考慮自然生態各要素,進行整體保護、宏觀管控、綜合治理。

“保護生態環境必須依靠制度、依靠法治。”要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按照源頭嚴防、過程嚴管、后果嚴懲的思路,構建權責清晰、多元參與、激勵約束并重、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

“人類是命運共同體,建設綠色家園是人類的共同夢想。生態危機、環境危機成為全球挑戰。”要共謀全球生態文明建設,同世界各國深入開展生態文明領域的交流合作,攜手共建生態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園。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刻回答了為什么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什么樣的生態文明、怎樣建設生態文明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形成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為加強生態環境保護,推進美麗中國建設提供了強大理論指引、根本遵循和實踐動力。

歷經七十載,通過全方位、全地域、全過程的生態文明建設實踐,對于生態文明的理念,我們的認識更加透徹;對于生態文明的要義,我們的考量更加全面;對于生態文明建設的目標,我們的把握更加到位;對于生態文明建設的要求,我們的理解更加準確。一曲生態文明的綠色交響,正在神州大地激蕩回響。

制度筑基,扎實生態文明之根

參天之木,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實踐證明,思想理念得以貫徹,離不開健全的制度體系。

七十年來,我們不斷深化對生態環境保護和生態文明建設的規律性認識,逐步建立起了科學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制度體系。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制度改革的步伐明顯加快,力度明顯加大。

——在頂層設計上,1973年,第一次全國環境保護會議將環境保護工作納入各級政府職能范圍。

1989年,第三次全國環境保護會議確立了“預防為主”“誰污染誰治理”“強化環境管理”三大政策和“三同時”、排污收費、環境影響評價等八大制度。

……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高度的理論自覺和實踐自覺,把生態文明建設作為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重要內容,制度出臺頻度之密前所未有。

《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40多項相關改革方案和制度的出臺,對生態文明建設進行了全面系統部署。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等一系列新出臺或新修訂的黨內法規或規章,也均涉及到生態文明領域,有力推動了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工作。

七十年來,一系列頂層設計的探索創新、出臺落地,逐漸構筑起生態文明體制建設的“四梁八柱”,讓黨中央的決策部署落了地、生了根,為各地發展積了勢、蓄了力。

——在健全法治上,1978年,全國人大五屆一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首次寫入“國家保護環境和自然資源,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

1989年12月,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歷經多次修訂,2015年1月1日起實施的最新修訂版,被稱為“史上最嚴”環保法。

1982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海洋環境保護法》;緊接著,1984年5月和1987年9月,分別通過了《水污染防治法》和《大氣污染防治法》。

2016年以來,最新制修訂的《大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環境影響評價法》《環境保護稅法》《核安全法》《土壤污染防治法》陸續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多次出臺司法解釋、工作辦法、意見文件等,加強環境保護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的銜接。

全國人大常委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對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界定入罪標準,加大懲治力度,形成高壓態勢。

七十年來,立法、執法、司法各方面同步推進,事前、事中、事后各環節對癥下藥,環境法治體系的逐步完善,為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

——在責任落實上,2016年第一個工作日,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河北。中央深改組2015年7月1日定下的環保督察制度,拉開了實行的帷幕。從河北省開始,兩年時間,中央環保督察覆蓋全國31個省份。

督察之后,還有“回頭看”。2018年,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分兩批對河北等20個省(區)開展“回頭看”,推動解決7萬多個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

2019年,第二輪第一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首次進駐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兩家央企,進一步拓展了督察工作的廣度和深度。

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直指問題,動真格,重履責,促整改,找準了各地影響生態文明建設的癥結所在,挖出了環境問題的病根,刺痛了地方黨委政府的敏感神經。

如今,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制度與省級督察、綜合督查以及各類專項督查相互補充,共同構成了推動地方黨委政府盡職履責的督政體系。由此,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失職問責,更具操作性。

——在體制改革上,1974年,國務院成立環境保護領導小組。

1982年,國家建委、國務院環境保護領導小組辦公室等多個機構合并,組建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內設環境保護局。

1988年,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撤銷。國家環境保護局成為國務院直屬機構。

1998年,國家環境保護局提升為國家環境保護總局,將原國務院環境保護委員會的職能、分散在電力工業部等各工業行業主管部門的污染防治職能并入。

2008年,國家環境保護總局升格為環境保護部,成為國務院組成部門。

201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公布,整合原環境保護部等多個部門擔負的多項相關職責,組建生態環境部。

每十年左右,我國生態環境保護管理體制就有一次大的提升和“跨躍”。這是逐步適應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不斷發展變化的進程,也是生態環境保護管理體系及治理模式不斷進行改革的必然結果。

在地方層面,從2016年開始,重慶、河北等省份啟動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截至目前,全國31個省份已經基本建立了條塊結合、各司其職、權責明確、保障有力、權威高效的生態環境保護管理新體制。

七十年來,與時俱進的體制改革,不斷提升生態環境保護管理體制的權威性和有效性,為我國的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注入強大的動力,為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提供了有力的體制保障。

篤定前行,澆灌生態文明之花

曾以伐木為主業的內蒙古阿爾山,憑借壯闊的林海,引得人流如織;貴州遵義深山里的團結村,因為良好的生態,迎來八方游客……神州大地上,處處躍動著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圖景。

七十年來,我國污染治理力度持續加大,從“33211”工程到“一控雙達標”,從三大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到污染防治攻堅戰……治理成效逐步顯現,環境質量加速改善,人民群眾的幸福感也隨之越來越強。一個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美麗中國,正呈現在眼前。

——水污染防治穩步推進

2007年5月,一場飲用水危機席卷太湖。今天,曾經飽受藍藻之苦的太湖傳來好消息,通過控源截污等多項措施,太湖治理成效顯著。

七十年來,國家陸續頒布《污水綜合排放標準》《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等一系列法規和標準,制定實施重點流域水污染防治計劃,切實加大水污染防治力度,地表水優良水質斷面比例不斷提升,劣Ⅴ類水質斷面比例持續下降,大江大河干流水質穩步改善。

2015年,《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出臺。同年“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出,將實行能源和水資源消耗、建設用地等總量和強度“雙控”。

奔流不息的長江,洶涌澎湃的黃河,哺育著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卻也面臨著嚴重生態危機。

2016年1月,重慶,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習近平總書記作出了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要指示。

為落實總書記指示精神,2019年2月,生態環境部、國家發改委出臺《長江保護修復攻堅戰行動計劃》,打擊固體廢物環境違法行為、“三磷”專項排查整治等八大行動隨之展開。

2019年9月,鄭州,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黃河流域“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的重大戰略。

如今,我們全面建立“河長制”“湖長制”,讓每一個水體都有明確的生態管家;全面推進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保護好人民群眾的“大水缸”;全面開展黑臭水體整治,讓人民群眾享有良好的生產生活環境。

不堪重負的江河湖海得到了休養生息,江河安瀾、水潤民生的景象正逐步重現。

——大氣污染防治提速發力

人們不會忘記,首都北京,霧霾圍城,2013年初,持續性、大范圍、高濃度的空氣重污染,引起了國內外的高度關注。

經過5年多的攻堅,“北京已經從過去的‘APEC藍’到‘閱兵藍’再到今年的‘常態藍’。”不久前召開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長陳吉寧自豪地介紹。

七十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我國大氣污染防治工作的控制目標、控制對象、管理模式等發生了重大轉變,推動了大氣環境質量的加快改善。1973年,《工業“三廢”排放試行標準》頒布;1982年,《環境空氣質量標準》出臺;1995年,國務院批復酸雨控制區和二氧化硫污染控制區劃分方案。一個個行動,一項項目標,不斷推動大氣污染治理向前邁進。

本世紀以來,我國大氣污染的區域性、復合型特征日漸凸顯。于是我們看到,《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接續發力,大氣污染防治行動不斷深化升級,成效逐漸顯現。

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平均優良天數比例79.3%。2019年8月,北京市細顆粒物平均濃度為23微克/立方米,首次進入“20+”。

——土壤污染防治有序開展

土壤是保障食品安全的第一道防線,是筑牢健康人居環境的首要基礎。相比于大氣和水污染防治工作,我國的土壤污染防治步伐也明顯加快,有力保障了人民群眾“吃得放心”“住得安心”。

治土先摸底。七十年來,我國已開展過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土地利用現狀調查等多次相關調查。2016年,國務院印發《土十條》,這是我國土壤污染治理的首個綱領性文件。之后,又陸續出臺了《污染地塊土壤環境管理辦法》《農用地土壤管理辦法(試行)》《工礦用地土壤環境管理辦法(試行)》等政策措施。

2018年《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出臺,讓土壤污染治理有了明確的法律保障。

在標準建設方面,我國已初步形成由《地下水環境質量標準》《土壤環境質量標準》《食用農產品產地環境質量評價標準》等組成的土壤污染防治技術標準框架。

一系列政策的出臺和標準的制定,反映了中國對土壤環境變化規律以及土壤污染風險的高度重視,預示著土壤污染防治將進入兼顧保障土壤質量和控制環境風險的新階段。

——自然生態保護不斷加強

截至2018年,我國各類自然保護地總數1.18萬處。各類陸域自然保護地總面積約占陸地國土面積的18%以上,已超過世界平均水平。

七十年來,我國自然生態保護工作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單一到多類、從保護地到區域生態安全屏障構建的巨大變化。

從1956年建立第一個自然保護地到1994年發布實施第一部自然保護區專門法規《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

從發布《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提出以“兩屏三帶”為主體的生態安全戰略格局到劃定并嚴守生態保護紅線;

從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建立國家公園體制”到“綠盾”自然保護區監督檢查專項行動持續開展……

保障國家生態安全,維護人民生態福祉。一個機制更加健全、監管更加有力、保護更加嚴格的生態保護監管新格局正在形成。

回首往昔,成就何其輝煌;

展望未來,征程何其壯麗。

風雨砥礪不忘初心,春華秋實繼往開來。站在新的歷史起點,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國的生態文明之路必然會越走越篤定,越走越堅實,越走越寬廣。中國的未來,不僅有高質量的發展,更有美好的生態環境。一幅青山綠水、鳥語花香的美麗中國新畫卷,正在全面鋪開;一場關乎億萬人民福祉的綠色變革,已經踏上征程。

來源:中國環境報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